木石画网

小说 | 骄傲


1,

大学毕业那一年,阿C跟我说分手。

我答应了,掉头就走。

四年的感情轻易就结束,不是不令人难受的,当晚,我打算独自去喝酒。

平素我的生活过得很简单,喝酒的次数也有限。虽然酒吧那条街与学校仅仅是一墙之隔,但是我并没有相熟的店子可去。我慢慢走在彩灯照眼的路上,反正是买醉,随便哪一扇门都可以安慰我吧。

两杯酒就把我给灌醉了。其实醉酒时我很清醒,并没有像别人想象的那么不堪。我静静的,暖暖的,有点儿高兴,有点儿欢喜,心里明白得很,只是动作比平时慢半拍。

我对刚刚坐到同一张桌上的男子说:“你好,我同你干一杯。”

那人笑笑,真的同我干了一杯。

酒的味道一点也不甜美,是苦的,涩的,但是我喝得很爽快,我做出一种姿态,给自己看。

忽然我疑心对面的男子就是阿C,我站了起来:“喂,我们已经分手,请你不要再来找我。”说完我就向外走。

那人跟上我。

我回过头,大声说:“不要因为是你先提出分手就认为我是失败者好不好?我也有我的骄傲!”

那人摇摇头,笑了笑。

路好像不平了,我走得很慢,我的脚步深深浅浅,越走越艰难。

那人走上前扶住了我,轻轻说:“你喝醉了。”我点点头,醉就醉吧。那人并没问我住在哪里,叫什么名字,他只是把我带到宾馆里。

他在跟前台的小姐交涉,我笑呵呵地坐在沙发上,动也不动。

然后他把我扶进一个房间,对我说:“好好睡一觉,什么都好了。”说完他轻轻带上门,走了。

第二日我醒来,把晚上的事情回忆了一遍,那人当然不是阿C,阿C做事不拖拉,他绝不会留恋旧爱。那么他是谁呢?床头桌上有一杯清水,已经冷了,想来是他昨晚为我倒的。我喝一口,呵,我竟然醉宿街头,而且被好心人救了。

2,

一年以后,所谓失恋,已经云淡风清。回头看起来,大学里的感情更像是一种相互的依靠,真正的爱情应该不会那么短促,我又何苦伤心。

越来越觉得那次喝醉很不值得。

冬天,我接到阿C打来的电话,他说他要结婚,请我来观礼。

我拒绝了。“如果你不来,就是生我的气。”阿C说。

分手的事情我也有份,他何必这么高估他自己。但是他这种孩子气的要挟顶有用,我不愿同他计较,我还是决定去。

反正也是寂寞,与其在冷清中打发,不如在热闹中打发。

出租车在二十分钟后到达,看,世界多小,我们不仅在同一个城市,相隔的路程也不算远。下车后我走进这间带有小花园的别墅,忍不住叹息一声。阿C真不错,相貌一流,智商一流,更主要的是,他眼光好,懂得抓住机会。像这位新娘子,老爸是公司董事长,哥哥是总经理,女孩自小含着银匙出生,连钮扣都镶宝石,他不选择她,难道选择我不成?

婚礼由新娘一家包装操办,风格很大方。吃过正餐大家到舞池跳舞,不跳舞的人自长桌取水果,或闲闲地举一杯酒。背景音乐是Strauss.Johann的罗列来圆舞曲。

我忽然又有点恹闷,拿了杯酒,坐在阴凉的地方休息。这时,有一个小女孩低着头往我身边拱,我拍拍她,她抬起头,见我不是她妈妈,抽抽搭搭地就要哭。

我俯下身,自桌边取了一粒葡萄:“要不要看魔术?”她忽闪长睫毛看着我,点点头。我开始变魔术。我唯一的小能耐,把一粒葡萄变成一粒枣。

过了一会,一个女人走过来,轻声说:“小满,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,害得妈妈到处找你。”抬头我看到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,梳髻,穿旗袍,身材丰腴,她笑着对我说:“这个孩子很淘气,难为你哄她这么久。”是斯文有礼的人,我说:“没关系,她很可爱。”

女子一笑,便指着不远处的木门说:“我要带她去露台,不如一起过去坐坐。”说完便抱着小女孩走在前面。

3,

我说:“小满,这名字真好。”小满抢着说:“我是小满那天生的,就叫小满。我妈妈是冬至那天生的,就叫冬至。”

冬至对我笑笑:“我这人很懒惰,如果我可以再生一个孩子的话,我愿意生在秋分,好取名字。”她笑的时候眉毛弯弯,眼睛水滴滴。

我喜欢她们。

冬至问起我:“你是妹妹的朋友吗?”我说:“我是个不相干的人,原来与阿C是一所学校的同学。”

她“哦”了一声,眼睛微微闪动,她这样冰雪聪明的人,想来已经猜出我的身份。但她不动声色:“我是他们的嫂子。”这句话说得既温柔又严肃,把一对新人用语言的墙壁牢牢保护起来,我在心底笑一声,放心,我不会有兴趣介入他们的,然后想起阿C,啊,一入豪门深似海,不知道未来的岁月他将会有何样的体会。

通过露台向下望,可以看见一些人。小满在露台上高声喊:“爸爸,爸爸!”我便看到站在梧桐树下的男子,冲着这边点头挥手。过一会儿,他上了楼,以细长的手与我一握,说:“你好,我是舒仰止。”

他把眼睛看着我,忽然笑了。是他!我也认出了他,也笑了。没有记错的话,他正是那晚帮醉酒的我找到宾馆的人。

但是我们都没提这件事。

我们说一些不相干的话,说话的时候,我们的目光会不经意地碰在一起。

时间不早,我起身告辞。冬至嘱咐我再来玩,还说要一起去春游,但是我没有说我会再来。

回到公司,意外地接到舒仰止的电话,他说:“我代我妹妹和阿C向你道歉。”

“胡说,你别把我当成那种旧式女人!”我的声音有点生气,但是我心里并没有生气。

他笑了:“你能这样想就好,小满五月过生日,她叫我告诉你一定要来和她切蛋糕。”放下电话我沉默了,难道这个男人打电话只是想告诉我她女儿的小小心愿?

五月,我寄了礼物过去,但是人并没有去。我有意回避着这一家人,虽然他们都是极好的人。

原因,我自己清楚,但是我不愿分析思考,那会使我很痛苦。是的,自那一次重遇之后,我发现我有点喜欢舒仰止,不,我喜欢他应该不是一时的事,也许早在宿醉醒来的那个清晨,看到桌上一杯清水的时候就开始了吧。

我拒绝不了他热烈的目光。我学着忘记这种目光。

4,

时间过得不慢,转眼,我离开厦门,来到深圳,做一份很有挑战的工作,我做得勤力,不久升了职,不必再为生存奔忙了,可是闲下来时,感情成了我的沉沉负担。这是两年之后的事。

两年中间,我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坚决,舒仰止时不时打来电话,而我也从没拒绝接听。

和他聊聊,只是平常的话题,简单的问候,但是我心里却有种犯罪感,是的,我们都清楚地体会到彼此心灵的震荡,而我们从不说破。

这种通话成了一种看似公开、实则诡秘的行为,我深深知道他不应该单独与我通电话,他应该和冬至和小满一起打电话给我才对,因此,工作不是太多的一天,我终于决定给冬至打电话。

冬至很惊喜:“小满十岁生日,无论怎样也来聚一聚吧!”

我要的就是这个,我要去申明自己的立场。于是,那个周末,我脱去西装高跟鞋,换上卡其布裤子棉布衬衫,去舒家。

舒家的新宅很漂亮,两层小洋楼,外面是一条长长的种满晚玉兰的林荫路。在庭园里我与冬至并排坐,小满在我们面前玩耍,对面是舒仰止。透过孩子的身影我看到舒仰止,两年的时间,他老了一点点,变化了一点点,他的眼角新添了皱纹。我们这样平常地谈着话,然而我的心里却排山倒海,难以平静。

冬至问我:“这两年有没有考虑过结婚?”我平静地说:“有啊。”可是我说了谎,感觉到舒仰止那边的震动,为什么本来很好的相聚现在变得这么紧张?一定是他先紧张,才使我也紧张起来。

第二日,我们一同到海边玩。小满看到海,迫不及待地奔了过去,冬至跟着她,母女俩渐渐跑离了我的视线。淡白的沙滩上,留下我与舒仰止两个人单独在一起。

我们看住对方的脸,千言万语,却什么也没有说。

过了好久,他弯身拾起一颗石子,用力投进大海,这才说:“我已经与冬至离婚了——我可不可以用我现在的自由之身来追求你?”

我受到震惊。挣扎,退却,他一步步走近我,说:“那次你走之后,我便有了决定,冬至也没意见,但是为了小满,我们一直没有分开住,决定让她过完十岁生日才正式分居。”

我扶着自己的头,觉得天旋地转,我不是伟大的人,当年也曾在梦中假设过如今这样的情景,但是,我没有想到事情竟真的发生了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手足无措。

他再走进一步,他如此高大,稍倾身体便可把我拥在怀里,他的身体那么温热,他是我梦中的男子,但是,怎么忽然之间这一切有点走样?

想来冬至早已是知道的了,她又怎能表现得如此从容呢?

5,

从海边回来,小满和爸爸妈妈走在一起,很快乐。我却觉得十分难过。冬至这时拉过我的手,又拉住小满的手,对小满说:“小满,你喜不喜欢蔺阿姨呀?”“当然喜欢!”冬至便接着说:“那你愿不愿意和蔺阿姨生活在一起呢?”“愿意,我,爸爸,妈妈,蔺阿姨生活在一起!”

我脸很烫,“冬至,我……”话没说完,冬至便笑了:“其实,我是祝福你们的,请相信我的真心,每一个人的一生都不会只爱一个人,像我,也不敢保证这一生只爱舒仰止一人,所以我能够理解他,别担心,我的工作已经找好,绝对不会一蹶不振,我会重新开始的,我也有我自己的骄傲!”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骄傲。

我握一把冬至的手,才发现原来她的手这么小,但却十分硬净,有这样一双手的女子,必不会软弱。

冬至收拾东西离开舒家。舒仰止的公司又扩大。小满念书很用功,考第一名。舒仰止终于又结婚了,但是,新娘却不是我。

这是又过了两年以后,我从别人那里听到的关于舒家的消息。我没有嫁给舒仰止,甚至连他的追求也没答应,这便是我的骄傲。是的,我爱舒仰止,但是,我爱他就足够了,却没有想过要拆散他本来美好的家。我并不乏人追求,将来也会过得很好,不见得非要把自己的爱情建立在别人让出的位置上才会开心。舒仰止不是蠢人,他不会不知道,他未经我同意便做出这样的决定是不会被接受的。

我知道,和爱情比起来,还有一种东西更为重要,那就是骄傲——做人的骄傲。

我也有我的骄傲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简介:榛生,女,小说作家。本名孙丽,也曾用李奇蕾、小宝珠等笔名书写。是中国期刊界的王牌作家,影响整个刊界艺文小说的走向。创作风格明显,纯净、感人、美好、深受读者追随喜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小说 | 骄傲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mushihua.wang/article/179939.html
小说

文章评论

相关文章